總瀏覽量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正式與非正式文體


前幾天我在男神的地盤留言批評他講英文造作,立刻遭其粉絲狂轟,認為我沒資格批評他們的偶像。我當然懶得跟這些人一般見識,但我覺得香港淪落至今天這田地,全拜這些不學無術,是非對錯不分的青少年所致!

既然男神這麼有魅力,今天我們不妨再說說他。大約二個半月之前,我重啟《英語指迷》,當中我提到一篇男神認為是好的悼文,我指出其中三句有問題的英文讓讀者想想。可惜,一如所料,只有一位網友有興趣去研究一下,其他的人都不聞不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香港的學術水平日益低落。

這篇悼文是扮演Harry PorterDaniel Radcliffe為悼念剛於一月逝世的Alan RickmanProfessor Snape)而寫的。男神認為這是好文章,值得學習。它的優點是言之有物。何謂「言之有物」呢?對他來說就是要有例證。現在我們來看看這三句我認為是有問題的英文。以下是第一句:

Alan Rickman i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greatest actors I will ever work with.

很多人看見這句句子都會覺得並無不妥。沒錯,句子本身沒有問題,但放在一篇悼念文中卻是大有問題。為什麼呢?很簡單,因為人已經死了嘛!還不明白?留意句中的動詞用的是將來式will ever work with。試問一個已死之人又怎能在將來再和你合作呀?在地府合作嗎?正確的寫法應該是用現在完成式have ever worked with,表示事情已過去。這是一個展示如何運用英文時式的一個好例證,效果比你機械式地做文法練習好得多。

那是不是這句一定不可以用將來式呢?那又不然,若說話的時候是剛開拍Harry Porter電影系列時便可以用,因為那時二人還有六、七部電影要合作。Tense這東西,看難實易,總之想表達什麼意思就用什麼時式,照單執藥可也!

跟著是第二句,這句問題出在那裏很明顯:

He is also, one of the loyalest and most supportive people I've ever met in the film industry.

答案是also後面出現的逗號。這裏顯然無需要停頓,那逗號是多餘的。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我猜是因為作者下筆時像口述般在那位置上頓了一頓,加上了一個逗號,但在最後校對時卻又忘了删去,或者我更傾向相信他完稿後並沒有做任何校對。

最後一句也是最難的一部份,可以用來考驗一個老師的英語水平。

He was so encouraging of me both on set and the years Post Potter. 

這句我一看就覺得有問題,因為印象中甚少見到He is encouraging of me這樣的句子。一般來說,encouraging這形容詞是用來描寫事物的,如test resultsperformancenews等便是;說人的相對較少,但也不是沒有。不過,encouraging of sb這種用法比較罕見,一般的常見句式是It is encouraging (to see/hear) that ...。就這句式我請教過英國的專家,他的答覆如下:

"I wouldn't say it or teach it, but I can see that is occasionally used as a participle in this way - not as an adjective."

我不敢說Daniel Radcliffe這句是錯的,但在標準英語中卻甚為少見,我覺得較像一些sub-standard usage

看完以上的分析,你或許會有一個疑問,一個地道的英國人為什麼寫的英文會那樣不地道呢?我的看法是這樣的,悼文其實屬於正式文體,但偏偏Daniel Radcliffe用非正式文體來寫,所以看上去便像口語或Twitter之類的casual English。這或許跟作者的背景有關。不說不知,此人原來從沒上過大學,無怪他寫的英文看上去相當隨意。相對來說,若是換上牛津和布朗大學畢業的Emma Watson,她寫的悼念文相信會嚴謹得多,至少不會出現文法錯誤。

其實無論怎樣看,就算撇開英文不說,Daniel Radcliffe這篇悼文極其量只能算是一般般,並非有例子就一定是好。男神推薦這篇文章究竟是因為他水平有限,還是隨便找些東西來敷衍讀者那就不得而知了!

說起正式與非正式文體,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觀感。現今香港很多公開教英文的人,如古大師,男神,諫官等,他們或多或少都會教一些商業英語。但他們自己本身又寫過多少商業信件呢?我約略計過一下,打工多年,自己寫過和看過的商業信件應該不少於十萬之數。另外,時移世易,由於科技的發展,像letterfaxmemo這類文字媒體已經逐漸式微,而取而代之的則是大量的電子郵件或報告。

在以往,商業英語予人的印像往往是嚴肅,正式的,而且有頗多commercialese。不過時至今日,情況又有所不同。雖然很多香港人寫電郵仍然很重商業腔,但很多老外寫電郵時已愈來愈喜歡用informal English,甚至是寫一些不合文法的英文。

我舉個例子(嘩,有例子,根據男神的標準,我這篇肯定是好文章)!我在一間跨國公司工作,在香港的office中,以英語為母語的同事就有超過一百人。早前我看見一個高我老闆四級的鬼佬寫電郵給我老闆,裡面的英文文法錯得一塌胡塗。原因當然不是鬼佬的英文差,而是因為1)這是上級對下級的電郵;2)這是一對一的電郵。換了若是這鬼佬老闆發給全體職員的通告,他的遣詞造句便會正規很多,你不會見到非正式的英語。所以,若你看見

Appreciate if you can help!

這樣的英語,千萬別扮醒目說appreciate是及物動詞,而句中沒有受詞,所以是錯的。同樣地,公司間的電郵也多用formal language居多。當然,用那種register寫英文也視乎個人的喜好和習慣而定。

寫這篇文章花了我整整一天時間,看倌覺得好的話不妨點個讚以示鼓勵,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