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

港式英語讀音的我見(下)


幾年前在報紙上登了一段訪問,是蕭sir評論余若薇,葉劉淑儀和才子的英語發音,相關的內容在Youtube也可以找到。三人當中,蕭sir最推許余若薇的英語發音,認為:

佢嘅英文係非常英式,咬字語調節奏全部都非常準確,喺香港政界嚟講,係一個英式英文最好嘅model,建議大家平時聽多啲余若薇嘅錄影或聲帶,係一個學習英式英文最好嘅方式

,才子的英語發音次之,而葉劉則再次之。我本人也是大學英文系專科畢業的,成績雖然一般,但想也有資格一談這幾人的發音水平。

我的見解跟蕭sir的頗不一樣。雖然我也同意余若薇的英文發音是三人之中最好的,但卻認為她遠遠未達一個「英式英文最好嘅model」的水平,蕭sir的見識面未免有點不夠廣了。相信很多人都看過余若薇和曾特首在電視上的英文辯論,我總體的印象是余若薇的英文比曾蔭權流利,但前者的發音也並不是完全無懈可擊的,她的一點點廣東腔仍是可以輕易聽出來的。另外,葉劉的英文發音雖然廣東腔較重,但我卻覺得還是比才子好一點,因後者不單廣東味重,而且在很多字上咬字並不算準確。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因葉劉只是港大畢業生,而才子則是在英國讀書和工作經年的人,理論上發音應該比本地薑為佳才對。

其實在政界要找個英文高手不難,像陳方安生等以前政府裡的一批「手袋黨」的英文水平肯定不賴。但若論發音,這批大部份港大出來的精英份子仍難脫掉其廣東腔,余若薇只是層次較高而已。我若是蕭sir,我是絕不會從「政界」中找例子,而且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從「政界」中找學習model。換了是我,我會從「娛樂界」中找。我近年少看電視,但若論英語發音,我相信很多從外國留學回來的藝人,特別是一些知名度較低的,他們的發音會更近native speakers。我舉一些例子:尹子維,陳霽平,黃子雄,林熙蕾等。另外,吳彥祖和陳冠希也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英文自然也好,但我覺得發音方面前者略勝。

所以我實在不明白為何蕭sir會如此推舉余若薇。舉一個例子,就之前說過這個badbat的發音,打死我也不相信余若薇會將bat讀成bad。所以若我要推薦一個「英式英文最好嘅model」,我會提議你去聽英國的(前)首相如David Cameron, Tony Blair, John Major或前港督Chris Patten, David Wilson等人的錄音。他們的英語發音肯定遠在余若薇之上。對此相信不會有人有異議。我們要找學習model,為什麼要捨最好而取中等的呢?

在英語教學界方面,古德明從不上鏡,英語發音如何不得而知。劉家傑的英文我是佩服的,他在發音方面極力模仿外國人,力求準確,但仍可聽出他不是地道的英美人仕。同樣地, Ms. Rosie Chen(她是陳坤耀教授的太太)在港大執教phonetics course幾十年,對語音學的認識可說十分嫻熟,但細聽其發音仍可聽出明顯和外國人的分別。個人認為,在二十多年前,港大的所有非外藉的英文系講師都存在這問題(當然以蕭sir的標準來說,那就是無問題)。


其實這些所謂港式英語讀音在日常生活的快讀中,你是極難發現其中的分別的。例如蕭sir認為god中的vowel soundgot稍長,這是正確的。但當外國人說:Oh, my god!中的god字在強調時,中間的那個vowel音根本就會自然地被被拉長了,而美式發音/gɑːd/ 又比英式發音更長一點,所以說這個god/got的發音分別意義其實不大。我認為要改善英語發音,學生們應該多留意某些較明顯的發音分別。舉一個例子,例如一些同是以英文字母ad開頭的英文字發音是不一樣的,例如有將字母a讀成/ə/,如adapt dæpt/ (類似的字還有address, adjust);也有將字母a讀成/əd/,如admit /ədmɪt/ (類似的字還有admire, advise)。我認為這類a字頭的字如analysis /ə.næl.ə.sɪs/ 才是值得我們多加留意的。相同的還有以字母eo開頭,發音都跟我們的認知有點不一樣,有機會我再另文分析。

再舉另一例,很多人看見pro開頭的字時,都以為應該讀作/prəʊ/,但其實這就錯了。以pro開始的英文字而primary stress是在第二音節的話(e.g. produce, provoke etc.),我們一般都會讀成 /prə/只有當primary stress是在第一音節的時候,我們才會讀/ˈprəʊ/,如process (noun), proceeds這是在非重音的時候快讀所形成的結果,其實這些知識就算不用上課也能自己想出來,也是我們所需要學的。

在語音學方面,我在大學只讀過一科phonetics,不算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認為要改善所謂港式發音,除了要了解正確的發音外,還要改善自己的intonation,因為廣東腔是平聲的,但英文則不然。用廣東腔讀英文便有點像葉劉和才子的讀法。為什麼我認為余若薇的發音不是好的model,因為你仍能感受到她的廣東腔,當然有個別字我相信她也不是讀得準確。若要將她的讀音打分的話,我最多只會打70分。

還記得我以前推介過的大陸網上電台節目的主持人貝貝嗎?她是Cornell University的畢業生,她的英文發音準確之餘,也頗有外國女孩的味道,我給她的英語發音打85分。另外我亦介紹過英文參考書《時尚英語》的作者劉彥的英文發音也可打80分。撇開英式和美式發音不論,以上二人任何那一個都是更佳的學習楷模。但要留意的是留學生的英文發音也不一定好,我就見過很多外國回來的教授發音都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如張大教授的英語發音便非常古怪。所以一個中國人要學好英語發音,接觸面只是其中一個necessary but not sufficient condition,更重要的是天份和後天的努力。

若你不是曾經長期浸淫在在一個英語環境中,你的英語發音一定跟外國人會有一些不同的。我覺得其實只要每個字都讀對了,便無需太介懷自己的廣東/香港口音(發音能像老外當然最好)。在香港有很多人為了揚名,喜歡嘩衆取寵,教一些實用性不大,而分別又極其細微的不同讀音。而一些頗明顯的讀音問題反而隻字未提,這只會令學生學不到真正有用的東西。

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港式英語讀音的我見(上)


這篇網誌的初稿在二個月前便寫好,只是近來有點忙沒時間埋尾,現在趁有些空檔便希望能在過年前完稿。

自從幾年前蕭sir的冒起,在網上開始力數港式英語/口音的不是之後,大受歡迎,跟風者漸多,像今次說的這位「補習名師」也在教同學一些「發音上的錯誤」。還記得二個月前在我網誌中提到的那個批評字典出錯的補習名師嗎?他在網上的短片中,有幾個是有關港式英語發音的,這位補習名師在網上大談一些港人常見的錯誤發音。但問題是,他愈說我愈懵,自己生出了一個疑問,究竟誰才是真的錯了?我在看後覺得有必要說說自己的意見,讓對這課題有興趣的學生可以從另一角度來探討這問題。現在讓我這個「非專業人仕」來說說自己對這些所謂錯誤的看法。

大猩猩不是教育界的權威,且人微言輕,但若因看過我的網誌後,對我在英文的認識還有點信心的人,可繼續往下看看我在這方面的見解。對我而言,所謂的港式英語讀音其實就是「發音錯誤+廣東腔發音」。在香港,很多人讀英文都是人云亦云的,人家怎讀我便怎樣讀,絕少會查字典去求證一個字的正確發音應該是怎樣的。但隨著科技的進步,現今學英文的人可以從隨字典附送的光碟或互聯網上查到正確的發音,情況稍有改善。

這位補習名師在他的短片中教學生英文字以字母t作結尾如wait時,那個t不是讀我們一般所認知的類似「池」音,而是要輕讀成/t(i)/,留意強弱的轉變/ta;tә;ti;t/。同樣地,很多學生都奉若神明的蕭sir也提到bat的讀音等同bad,英文字母t應輕讀成/t(i)/,即像/d/。補習名師的理論是若t是錯讀「池」音的話,那麼字母t在字的其他位置也會讀成「池/ch(it)」音,如ten便會被讀成/chen/,而這是錯誤的。看着這個「理論」,我真的不知「好嬲定好笑」!我學英文三十多年,也真從來沒見過這種「理論」,算是長見識了。

學過發音的人都知道,同一個字母在字的不同位置發音或因週遭環境的不同而可能有異。例如當/s//t/走在一起時,/t/會被讀成/d/音,如stressstudy;又例如同是字母/…ked/,那個/d/卻可讀成/t/looked,或/id/naked,總之因字而異,絶不能一概而論或以偏概全。

這位老師繼續說,因為英文字母t要輕讀成/t(i)/,所以waiter便會讀成/waytle/,而visitor則讀成/visitle/。係,你冇睇錯,我亦冇聽錯,佢真係將個字讀成/way/的。聽說此位老師是從楓葉國回來的,但對於他這些「北美發音」,我真的是不敢恭維。另外,這老師又批評很多人將字母/tw/讀成/ch/,例如將twin讀成/chin/;將twinkle讀成/chingkle/;而據他說正確讀法應是/twinkle/,跟著他還很「趣緻地」播了一首"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的歌來印證。但我一邊聽一邊在O咀(其實我懷疑O咀這句廣東俗語是專為這英文老師而設的),在想:

「首歌好似明明喺度唱緊/twingkle/,而唔係/twinkle/,係佢隻耳仔有問題定我隻耳仔有問題呢?」

(請恕大猩猩偷懶不用IPA;另外,這幾個發音都是我反覆聽了很多次得出來的,大家也可以親自上網聽聽,以證我之不誣。)

回說bat這個發音,蕭sir和補習名師都認為應輕讀成/t(i)/,那事實又是否如此呢?唔使拗,大家聽吓Cambridge Dictionary是怎樣讀的: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我的耳朶從來不用看醫生的),這個字的t的英式發音是讀作(我只能說是類似)「池」的。那為什麼上述二位老師都一口咬定這是錯的呢?麻煩大家再點擊美式發音那部份再聽聽!發現了嗎?輕讀/t(i)/是較常見於美式英語的。注意我是說「較常(relatively common in US English)」,而不是絕對。因為在現今頻繁的文化交流下,當你在看「美職聯」訪問時,聽見碧咸在說英式英語別說大猩猩錯了。
其實無論是「池」還是/t(i)/在快讀時幾乎是聽不出有任何分別的。我們讀英文是將一連串的英文字讀出來的,只糾纏在某些極細微的分別上,無異於雞蛋裡挑骨頭,這樣學英文是不會有進步的。若你是一個purist,認為每一個字都應以Received Pronunciation來發音,我也不反對,但那就請你用心讀好每個字,別讀一些像compound (noun)這樣的讀音來引我們發笑。現在香港很多英文老師儘教些不設實際的東西,但偏偏很多學生仍對之趨之若騖。有位網絡紅人竟將「詞彙」讀成「詞累」,還有人大讚其中英文俱佳,大猩猩實在無話可說!


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論文


唔係教大家寫論文,千祈唔好誤會,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件往事。

事緣幾個星期前在家中清舊書,看看三箱舊書裡面有沒有一些可扔掉的,再將我現在「擺緊地攤」,但較新的書放進去,最後在舊書堆中發現了近百本日文書,有些看過有些則還沒看。想一想,買咁多日文書,點解自己啲日文仲係咁渣嘅?研究了一輪後,發覺可掉的日文書不是太多,但意外收穫的是自己亦揾番好多舊英文書同字典出嚟,有啲連自己都唔記得曾經買過。

在舊書堆中,找到自己十多年前寫的一篇碩士論文,感慨良多!當年選擇讀多個degree是希望對工作晉升有幫助,但現在回看,覺得當時的想法很傻,因為人的際遇,全仗運氣,而非實力(努力倒是有一些關係的),有時間不如學門手藝,「吹玻璃」又好,「織籐籃」又好,總之比讀書有用得多。

言歸正傳,這篇論文是當時這個碩士課程在畢業前所必須要完成的,等同三科的分數。但綜觀這個所謂管理學的課程科目中沒有那幾個是自己喜歡的,所以最後便選了有關ITStrategic Management來做。正如我在自己之前的網誌提過,大猩猩是科技白癡,IT當然不是我的強項,但讀過Strategic Management的人都知道,這科是純口水嘢,照住幾個models隨意發揮就得,所以我就揀咗呢個topic囉!而因為我當時在一間船公司任職,所以我嘅case study就順理成章地揀咗shipping industry來做嘞!

咁到個Master degree就快讀完時,我就開始為寫論文作準備。揀好題目後,就揾thesis supervisor,咁當時IT Department裡面有個女博士叫Dr. Burns是研究這方面的專家,所以大猩猩就去揾佢做我的論文導師,Dr. Burns好好人,一口應承,咁我就開始寫我嘅論文嘞,而喺寫作期間我亦有揾教我MIS的那位Dr. Ma研討。大家都知道大猩猩是喜歡研究的人,而研讀相關文獻是寫論文不可或缺的其中一部份,我亦樂在其中。在寫論文的過程中,我到了港大,中大,科大*,理大和城大的圖書館去搜集資料。後來完稿後一數,我寫這論文總共看了98篇學術論文和書,基本上有關我論文題目的文章(而又可以在香港找到的)我全都看了,我敢說在同班同學,甚至是碩士級別中是非常罕見的。

* 科大的圖書館環境最靚;中大的圖書館環境則舊得嚇人。

寫呀寫,過了大半年快完稿時,就依規矩去揾個course coordinator報告一下進展啦,這coordinator是一個教Human Resources的肥鬼婆。蝦,點知佢喺度猛禁質疑我做researchsample size細喎!但做過research嘅人都知道香港公司唔覆問卷係好普遍的事實,而我能做到的很少。到了最後評分的Panel Meeting時,Dr. BurnsDr. Ma一致認為我的論文不錯,但個死肥婆卻諸多留難,極力堅持我的論文有問題。由於她是course coordinator,有最終話事權,我的二位導師在詫異於肥婆的固執之餘也不便多言,所以我的碩士論文,經過多月來的努力(在此期間猩猩媽媽也去世了),最後只拿了個普通的C Grade。所以雖然我其他科目的考試成績很好,但因為論文成績一般而拉低了整體分數,所以最後不能以Distinction畢業,為此引以為憾!

我當時對肥婆博士的偏執相當不滿,所以在論文最後的write-up階段時在其中一段特意寫了以下的一個註腳:

This illustration serves to highlight that it is the final outcome rather than the sample size that counts. The author has no intention whatsoever of undervaluing the usefulness of empirical research in substantiating theoretical arguments; but the crucial point is that academic studies, especially those at the Master level, have often placed undue emphasis on empirical research, which not only leads to the resistance of the business sector (who are often bombarded by questionaires/interviews of differing quality), but stifies th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of those students who tend to indulge themselves in these mechanical exercises.

於今回顧,對於這次事件,我想說說自己的二個感想。第一是像這種肥婆博士的所謂學者太多,不知變通,正牌「讀死書」。研究只著眼於問卷調查,但卻缺乏深度思考,所以研究出來的成果往往只有很低的實用價值。記得有一次我去找這肥婆說論文的事,見她房中有學生,便在外面等候。聽到那學生用蹩腳的英文盡在問一些低能的問題,而肥婆竟還能跟他侃侃而談。我當時心想:啱架嘞,有這樣的老師就有這樣的學生,她們的智慧基本上是在同一級別上的。

在說第二個感想之前,想問一問大家:固網電話和流動電話除了都是用來作通信外,還有甚麼相同之處?我想到一個,就是經常被第三者借用來達到某些目的。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經歷,經常收到財務公司或銀行的電話問你要不要借錢。我常在想,這樣的做生意手法有效嗎?雖然成本低,但我認為要借錢週轉的人自然會主動找他們,而不用等他們上門揾生意的。又由於手機的普及,家居固網電話現時已很少用到。但現在我家中十次電話响時,七次都是問卷調查;今天組織A調查完,明天組織B又來查,永無休止。問的問題又超無謂,做些甚麼高官民望每月調查。對於一些已知答案的問題,真不知查來有啥用途!做研究的那班博士好像以為人人都跟他們一樣無腦,連最基本的思考都不懂。例如財爺派糖六千元,調查說他民望立刻回升,這個要你告訴我們嗎?這是常理啊!其實這類民意調查,應該適可而止,做多了反而容易令人生厭,到真正有需要調查時卻得不到可靠的信息。這些調查機構其實跟肥婆博士的質素沒有二樣;只懂不停調查,不懂細心思考。我們每個月交的電話費不是用來給上述這二類人濫用的,立法會議員是不是應該少談些政治,多為我們這些經常被騷擾的市民想一想呢?

在總結這篇網文時,我還想再說二點。重看自己十多年前寫的論文,發覺自己的英文十多年來沒怎樣進步過。主要原因是多年來工作上要用到大量英文的機會不多,而在碩士畢業後,因為種種原因,看英文書的機會也很少,做成現今的英文水平強差人意。所以對有興趣學好英文的人來說,多看多寫是至為重要的。另外想說的是現今的香港人看事物只看表面,喜歡斷章取義,這類所謂調查研究其實很多時實質作用不大,充其量只是某些人的糊口工具。我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原委,根本不需依賴這類工具。我們要做的應是不要被動地接受信息,而是要主動細心觀察,不斷思考,小心分析,這樣便可得出可信性高的判斷。奈何現今港人過於膚淺,傾向追逐名氣,喜歡煽情八卦的東西,少有空閒的時間坐下來想想週遭所發生的事情,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