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在樹上

如果我問你「在樹上」的英文是什麼?你會答是in the tree還是on the tree呢?在答之前,先來一點複習。一般而言在英語介系詞中,in是指「在某東西之中」,例如in the box;而on則是指「在某東西上面」,例如on the table。那你會怎樣選擇呢?直覺上好像是用on較適合的。

再看看一些其他資料。在大陸,小學或初中的英文教科書是這樣教中小學生的:
若所說的東西不是樹的一部份,那便用in the tree,例如The cat is in the tree;
但是若所說的東西是生長在樹上的,那便應用on the tree,例如apples on the tree ...
所以,你會在大陸的某些小學教科書上看到這樣的簡化解說:
在樹上= in the trees
你同意這說法嗎?很多人會對此有一個疑問,因為這跟他們一貫所學的有所不同。所以你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小鳥在樹上」不是birds on the tree其實在網上英語討論區中已經有很多有關in the treeon the tree在用法上有些什麼分別的討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去看看,這裏就不贅了!

回說大陸這個說法,雖然有一定的依據,但其主要的缺點是不能一般化(generalise)。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聖誕樹上的電燈泡是lights on the Christmas tree,但那些電燈泡並不是聖誕樹的一部份,也不是生長在樹上,這裏卻用了on,而不是in,跟大陸書的說法並不一致,那要怎樣去解釋這現象呢?

為此我請教過外國的英語專家,他給了一個很簡單的有效分辨方法,而且又不違背既有的介系詞用法原則。首先,我們可以將一棵樹想像成一把傘形的物體。在樹幹上由樹枝/樹葉(遮蓋)構成部份的一個空間裡面的東西便用in the tree所以,一般來說,外國人會用in the tree來說樹枝、樹葉下包裹著的東西,例如
The birds built their nest in the small fir tree.(CALD)

留意這是指相對靜態的動作。所以若一隻猫在樹上爬行,就會用其它介系詞而不是in the tree。另外,我們可能會聽過the wind in the trees,這裏說的不是風在樹上,而是風在樹間吹動。

有一點値得一提的是,a bird on the tree還是有可能的。若一隻小鳥站在樹枝上是birds on the branches of a tree,或birds in a tree。若一隻小鳥是站在樹頂,那便是a bird on the tree,雖然這情況並不常見。

相對來說,任何東西包裹著樹枝、樹葉,即在傘的外圍或傘面上,我們則用on the tree,如花朶,樹葉,果實等。例子:
The blossoms are on the trees.
Money doesn't grow on trees
The air was so still that not even the leaves on the trees were moving. (CALD)
當然這是一般原則,所以你不要跟我拗若一些果實是生長在樹的深處,那是否要改用in the tree

因此大陸的說法並不能算是錯,只是這觀點過份簡化,並不能普及到所有情況中。所以我認為一本較好的字典或教科書的準確解釋應是這樣,再附以例子:
in the tree = 在樹裡面
on the tree = 在樹外圍

個人認為,學習英文,除了文法外,慣用法(usage)也是很重要的。可惜在香港教英文的人為討好學生,大多集中教俗語/潮語或英國文學。一些大學講師更會將重點放在一些實用性低,而又內容空洞的discourse analysis上。你問他們一個usage問題,他們會茫無頭緒,或者給你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以求濛混過關,試問這樣的話香港學生的英文又怎會好呢?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正式與非正式文體


前幾天我在男神的地盤留言批評他講英文造作,立刻遭其粉絲狂轟,認為我沒資格批評他們的偶像。我當然懶得跟這些人一般見識,但我覺得香港淪落至今天這田地,全拜這些不學無術,是非對錯不分的青少年所致!

既然男神這麼有魅力,今天我們不妨再說說他。大約二個半月之前,我重啟《英語指迷》,當中我提到一篇男神認為是好的悼文,我指出其中三句有問題的英文讓讀者想想。可惜,一如所料,只有一位網友有興趣去研究一下,其他的人都不聞不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香港的學術水平日益低落。

這篇悼文是扮演Harry PorterDaniel Radcliffe為悼念剛於一月逝世的Alan RickmanProfessor Snape)而寫的。男神認為這是好文章,值得學習。它的優點是言之有物。何謂「言之有物」呢?對他來說就是要有例證。現在我們來看看這三句我認為是有問題的英文。以下是第一句:

Alan Rickman i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greatest actors I will ever work with.

很多人看見這句句子都會覺得並無不妥。沒錯,句子本身沒有問題,但放在一篇悼念文中卻是大有問題。為什麼呢?很簡單,因為人已經死了嘛!還不明白?留意句中的動詞用的是將來式will ever work with。試問一個已死之人又怎能在將來再和你合作呀?在地府合作嗎?正確的寫法應該是用現在完成式have ever worked with,表示事情已過去。這是一個展示如何運用英文時式的一個好例證,效果比你機械式地做文法練習好得多。

那是不是這句一定不可以用將來式呢?那又不然,若說話的時候是剛開拍Harry Porter電影系列時便可以用,因為那時二人還有六、七部電影要合作。Tense這東西,看難實易,總之想表達什麼意思就用什麼時式,照單執藥可也!

跟著是第二句,這句問題出在那裏很明顯:

He is also, one of the loyalest and most supportive people I've ever met in the film industry.

答案是also後面出現的逗號。這裏顯然無需要停頓,那逗號是多餘的。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我猜是因為作者下筆時像口述般在那位置上頓了一頓,加上了一個逗號,但在最後校對時卻又忘了删去,或者我更傾向相信他完稿後並沒有做任何校對。

最後一句也是最難的一部份,可以用來考驗一個老師的英語水平。

He was so encouraging of me both on set and the years Post Potter. 

這句我一看就覺得有問題,因為印象中甚少見到He is encouraging of me這樣的句子。一般來說,encouraging這形容詞是用來描寫事物的,如test resultsperformancenews等便是;說人的相對較少,但也不是沒有。不過,encouraging of sb這種用法比較罕見,一般的常見句式是It is encouraging (to see/hear) that ...。就這句式我請教過英國的專家,他的答覆如下:

"I wouldn't say it or teach it, but I can see that is occasionally used as a participle in this way - not as an adjective."

我不敢說Daniel Radcliffe這句是錯的,但在標準英語中卻甚為少見,我覺得較像一些sub-standard usage

看完以上的分析,你或許會有一個疑問,一個地道的英國人為什麼寫的英文會那樣不地道呢?我的看法是這樣的,悼文其實屬於正式文體,但偏偏Daniel Radcliffe用非正式文體來寫,所以看上去便像口語或Twitter之類的casual English。這或許跟作者的背景有關。不說不知,此人原來從沒上過大學,無怪他寫的英文看上去相當隨意。相對來說,若是換上牛津和布朗大學畢業的Emma Watson,她寫的悼念文相信會嚴謹得多,至少不會出現文法錯誤。

其實無論怎樣看,就算撇開英文不說,Daniel Radcliffe這篇悼文極其量只能算是一般般,並非有例子就一定是好。男神推薦這篇文章究竟是因為他水平有限,還是隨便找些東西來敷衍讀者那就不得而知了!

說起正式與非正式文體,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觀感。現今香港很多公開教英文的人,如古大師,男神,諫官等,他們或多或少都會教一些商業英語。但他們自己本身又寫過多少商業信件呢?我約略計過一下,打工多年,自己寫過和看過的商業信件應該不少於十萬之數。另外,時移世易,由於科技的發展,像letterfaxmemo這類文字媒體已經逐漸式微,而取而代之的則是大量的電子郵件或報告。

在以往,商業英語予人的印像往往是嚴肅,正式的,而且有頗多commercialese。不過時至今日,情況又有所不同。雖然很多香港人寫電郵仍然很重商業腔,但很多老外寫電郵時已愈來愈喜歡用informal English,甚至是寫一些不合文法的英文。

我舉個例子(嘩,有例子,根據男神的標準,我這篇肯定是好文章)!我在一間跨國公司工作,在香港的office中,以英語為母語的同事就有超過一百人。早前我看見一個高我老闆四級的鬼佬寫電郵給我老闆,裡面的英文文法錯得一塌胡塗。原因當然不是鬼佬的英文差,而是因為1)這是上級對下級的電郵;2)這是一對一的電郵。換了若是這鬼佬老闆發給全體職員的通告,他的遣詞造句便會正規很多,你不會見到非正式的英語。所以,若你看見

Appreciate if you can help!

這樣的英語,千萬別扮醒目說appreciate是及物動詞,而句中沒有受詞,所以是錯的。同樣地,公司間的電郵也多用formal language居多。當然,用那種register寫英文也視乎個人的喜好和習慣而定。

寫這篇文章花了我整整一天時間,看倌覺得好的話不妨點個讚以示鼓勵,謝謝!


 

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語言邏輯

諫官最近教人寫投訴信,看完他所教的東西之後,我就明白他為什麼要抄劉家傑!他寫的英文有很多沙石,水平跟坊間的補習「名」師差不多,而他那封投訴信的理據也大有問題,教的方法有很大的商榷餘地。一般來說,你買一樣東西或者拿一樣東西去維修後,通常都會有一至二年的保修期。這期間內,貨物若出了問題,而非因人為損壞,生產商都有責任免費維修,但更換零件則另計,這是人所共知的常識。

然而,諫官在投訴信中所舉的例子並沒提及保修期,這樣的話,要付額外的費用也算合理。畢竟,維修已過了快兩年,出現問題也並不稀奇。况且,人家現在說收費是因為要更換零件,這也在情理之內,合乎現今的商業模式。諫官的投訴信很大機會會無功而還。

另一方面,他那封投訴信的語氣頗有點爛仔味道。他不是要以理服人,而是甚麼道理都是在他自己這邊;總之一定不是自己的錯,問題一定是對方當初檢查得不夠徹底所致,語氣野蠻覇道,就好像我以前的老闆話齋:「我吾理吖,總之你幫我死掂佢!」這是一封好的投訴信所應具備的特點嗎?

說完這些,我們現在來看看他的英文。我不擬在這裏對他的英文作一詳細分拆,我只想說他的英文很有中式英文味道。中式英文者,並非指文法錯誤(雖然他的英文實在有很多值得相榷之處),我所說的中式英文乃指中國人寫的英文也!

不過我確實留意到文中一處有趣的地方,想在這裏跟大家分析一下。現在先看看他說了些什麼:

(1)  I have always been under the impression that KKK was a trustworthy brand that produces the finest luxury goods and delivers top-tier after-sales service. Therefore, I am truly disappointed after a recent disheartening experience, which has caused my previous confidence in the brand to waver.

(2)  When I first purchased the watch a few years ago, I loved it, and had full confidence in the KKK brand. So I was taken aback as my simple request to have a battery changed turned out to cost me another couple of thousand dollars.

看第一句,我相信絶大多數人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但留意他用了therefore這個字,解「因此」。問題出來了,我想問為什麼他會用therefore,而不是however或者but呢?大家要注意這並不是偶一為之的現象,在短短一篇三百多字的投訴信中這個用法便出現了二次,一是therefore,一是so(看看上面第二句)。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therefore其實是是一種順邏輯的副詞,連接之前的表述,帶出因果關係。看看Cobuild的解釋:

You use therefore to introduce a logical result or conclusion (Cobuild).

e.g.  This is a binding contract. Therefore, we recommend that you review it with a lawyer. (MED)

我用一個中文例子來解釋,你可以說:

例:他很聰明,所以考試成績很好。

但若你跟諫官的思路說:

例:他很聰明,所以他考試不合格,因為他很懶惰。

這句例句相當突兀,很不自然。同理,我不敢說諫官那句英文是錯的,但它卻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儘管後面加了一句qualifying statementafter a recent disheartening experience)。換了是我,我會用上逆邏輯的副詞或連接詞,如howeverbut,以帶出相對、令人詫異的結果:

You use however when you are adding a comment which is surprising or which contrasts with what has just been said. (Cobuild)

r.g.  Some of the food crops failed. However, the cotton did quite well. (Cobuild)

我的見解不一定對,只是想提出一個思考的課題,供有興趣研究英文的網友想想。諫官只懂盲目抄襲《英語一分鐘》,情況就好像人家劉家傑口述,他自己負責筆錄一樣,不查證求真,錯漏在所難免。到了真正的自家出品時,情況自然更為糟糕!他的很多文章其實都有問題,例如之前談論痛楚的那篇,究竟名詞前面應否有不定冠詞呢?我有機會再為文分析!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doubtful of跟doubtful about真的有分別嗎?


上一篇網誌有些地方解釋得不夠清楚,引致一些網友有所疑惑,所以今天先說一些補充資料以釋讀者的疑惑,然後才入正題。

有網友留言說在網上看到以下說法,似乎與我之前所說的有所出入:

If you really doubt that something is true (suspect it's false), use "doubt that":
I doubt that Fred has really lost 25 pounds.
If you want to express uncertainty, use "whether":
I doubt whether we will see the comet if the clouds don't clear soon.
"Doubt if" can be substituted for "doubt whether," though it's considered somewhat more casual, but don't use it when you mean "doubt that." (Common Errors in English Usage, 2013)

這本書的作者叫Paul Brians,是華盛頓州立大學英文系的榮休教授。他這本書很好找,在網上可以隨便下載,所以看過的人應該很多。留意他這可不只是一家之言,你還可在其他的書上找到類似的說法,例如The BBI Combinatory Dictionary of English : Your guide to collocations and grammar

其實整件事情應該這樣看。在英式英語中,當你想在肯定句中表達不確定或懷疑時,你可用連接詞whether,或者隨便點用if也可以。而that只能用於否定句中,意思是堅信某事會發生,這就是Fowler's Modern English Usage所說的standard construction。但在美式英語中,that被廣泛地應用在肯定句中,表示「不認為」,而這用法在現今的英式英語也很常見。英國學者Prof. Sidney GreenbaumJanet Whitcut就提到:

In positive sentences doubt (both verb and noun) and doubtful are correctly followed by whether or, less formally, by if ... In negative sentences, which deny that there is any uncertainty, doubt is followed by that or but that ... In American use, and increasingly in British, doubt that is also used in positive sentences, meaning 'think it unlikely ... In questions, doubt that and doubt whether are both available, according to the degree of likelihood. (Longman Guide to English Usage, 1989)

但是有很多英國人還是對這樣的用法有所保留,我很喜歡的一個英語學者Robert Allen在他的書中就指出:

Many people dislike the increasing use of a that-clause (or a clause with that omitted) after a use of doubt in the affirmative:
?  I doubt that she 'll do it before she's finished her exams.
?  The Prime Minister returned amid growing doubts that the treaty would ever become law in its present form.
?  He doubted it would make any difference.
This usage is widely regarded as an Americanism, but it is found in British English from the end of the 19th century and is now common.  Nonetheless, it remains controversial. (Common Errors and Problems in English, 2008)

不過話雖如此,當我跟另一個英國專家研究時,他卻認為Robert Allen所舉的例子用that並無問題,而且他還告訴我I doubt if其實有I don't think that的意思…是不是有點混亂?那我這話題就說到這裏了,讓大家自己去想想應採納那一種說法。不過,我有點奇怪劉家傑沒詳細解釋當中的原委,畢竟他是學習英式英語的。

轉入正題,諫官前幾天有這樣的一則解說:

Doubtful about 係表示一種懷疑,而 doubtful of 都係表示一種懷疑,不過除咗懷疑,亦都多咗一份恐懼。同埋 doubtful about 並冇講明時間,但 doubtful of 就係表示一種對將來嘅恐懼。

簡單嚟講,如果你對某件事嘅前境或將來冇信心,你都可以用 of,以下是幾個例子:

The coach is doubtful of the tactics.
The boss is doubtful of the marketing plan.
I am doubtful of the agreement.

有網友說此人所寫的東西大部份都抄自劉家傑的《英語一分鐘》節目,他沒說錯!諫官的做法固然反映了本身的學養水平,但更重要是它突顯此人的治學態度。偶像說什麼他都不假思索地照單全收,然後又如獲至寶的教給別人。我說過,劉家傑不是全無錯誤,但偏偏有些人囿於本身水平,以為偶像所說樣樣都是對的,並以之教人賺錢。

我們用上述的doubtful來做例子,看看這解說有些什麼問題。諫官或劉家傑無非是在說:

doubtful of表示担心將來,而doubtful about則表示懷疑現在!

但是否這樣呢?我們試從兩方面去分析。我翻了十多本書都沒發現兩者有些什麼不同,只從MWALD看到以下這例句:

e.g. They were doubtful about the benefits of the new system = They were doubtful of its benefits. (MWALD)

這裏說明了doubtful of 其實等如doubtful about,這是第一點。 諫官又說doubtful of有担心將來的意味,所以他的例子裡面都是一些跟將來有關的東西,如plantactics等!然而,我們卻可從下面的字典例句中找到反證:

e.g.  Many of us are still very doubtful about the value of these new educational strategies. (CALD)
e.g.  I was still very doubtful about the chances for success. (Cobuild)
e.g.  Rose was doubtful about the whole idea. (OALD)

上面的這些名詞如strategieschances for successidea,在目前都還沒知道成効,那我想問聲,為什麼不如諫官所教的用上of呢?

再看一例:

e.g.  Today's doctors, in contrast, are uncertain of their role and doubtful of their abilities and are viewed with increasing suspicion by the population. (ODE)

這裏的ability當然是指現在的能力,那為什麼又不像諫官所說的用上about,而是用了of呢?從以上二方面來看,doubtful of/about並沒有劉家傑所提到的分別。

有趣的是,所有的英式學習型字典都只給了doubtful about這句型,反而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的所有例句卻用上了doubtful of。所以我認為這兩個用法並非英美之別,而是可以互換使用,但當然一些細微分別還是有的,例如若說到懷疑某人,我會傾向用of

根據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6,在幾百年前doubtful確有驚恐的意思,但這用法現在已屬過時。另外說到英語用法的解說,我們應盡量避免以偏概全。記得幾年前,古德明曾經解釋過help sb do sthhelp sb to do sth的分別,當時頗惹爭議,我也為文分析過。古德明當年的說法其實是取材自一個詞典專家George Davidson的一本小書,此人也是MED的編輯之一。不過,他的說法顯然還未被學界所普遍接受,我相信今次doubtful of/about也屬於這類事例。所以我們做研究語言的人,不能一見有一個新的學說就奉為圭皋,而是要小心分析現今英語國家的語言運用習慣趨勢才能下定論。

看見這位小朋友只是抄人家的東西作為自己的教材,然後就可以寫專欄、教高層,賺些輕鬆錢,真的十分感慨。相對來說,我寫一篇文章,要不停翻書,不停上網,不停修改,快則五、六小時,慢則幾天,才能完稿,加上我眼睛不好,每次都寫得相當吃力。可惜看的人還是很少,而且懂欣賞的大多是台灣的朋友。其實我當初寫這網誌的定位是給一些香港的大學生或英語老師看的,但很不幸這些人的品味比較另類,他們喜歡看具知名度人仕的作品,無怪現今香港人的英語水平比三、四十年前退步了那麼多!